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图片报道 >
 
 

被生活欺骗的我应该怎么做

时间:2020-05-17 14:19:30

chapter1:2007的武汉我对我爸说:给我两百块钱。我爸瞥了我一眼,问:要钱干嘛?我说:我一个朋友生日,我要请他吃顿饭。我爸冷笑着说:你朋友又不是我朋友,缺钱自己挣去。我气冲冲的摔门而走,去找我爸的朋友林叔叔,林叔叔从小对我特别好,每次过年都给我买很多吃的喝的,那天却拒绝了我,他拍拍我的肩膀说笑着:刘X啊,你爸爸跟我打了几次招呼了,要我不准随便给你钱,这样吧,我下午还缺个送水工,一般他们送一桶水我给一块钱,你送一次我给你五块,怎么样?我心想四十桶水就能挣两百块钱,就答应了。第一桶水送到六楼,搬上去的时候我衣服被汗透了,那时候正是大暑,听说有人能在汽车上烤鸡蛋,我满头大汗的敲门,一个大妈开了门,我问:是不是你要的水?大妈不耐烦的说:进来吧。我进去把水按到饮水机里,大妈却咋咋呼呼的说:你怎么不换鞋就进来了?我刚拖的地。我有点不爽,摊开手:八块钱。大妈说:现在的送水工啊,越来越没有素质了,进门连个鞋也不换,儿子啊,看到没有,要好好学习,不然将来就要干这种苦力活。旁边的一个胖小子正在写作业,边笑边点头,我涨红了脸,大声说:八块钱,您快点儿,我还有活呢。大妈不耐烦的把钱给我,出门的时候我感觉我的手臂青筋在发跳,下楼后太阳灼烧在我的身上,衣服就像被水洗过一样,我咬咬牙去送第二桶水。送到第十桶水的时候,我的手臂酸的要死,感觉水越来越沉,而且头越来越昏了,我找了个水管冲冲脸,抬头一看,天空的白云好像在嘲笑我:你怎么那么脆弱?送完十二桶水,我回到林叔叔的办公室,我说:林叔,我不送了,你给我六十块钱吧。林叔叔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冷冷的说:没送完就没钱,你受不了了就回去吧。我一拍桌子,说:怎么就没钱了,我送了十几桶水啊。林叔叔站起来瞪着我,眼神中带着杀气,我后退一步,他吼了句:你还敢拍老子桌子,你现在撂担子我他妈还有这么多水找谁送去,你爱送送不送滚,操!我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的扑腾,感觉很多事情都陌生了,我握紧拳头,继续接着搬水。此后的事情我记不大清了,只知道那天我一次次的咬牙,一次次的去洗脸,颤抖的腿一次次迈上楼梯,一次次的想放弃,却又一次次的给自己打气。最后一桶水送完的时候太阳正在缓缓的沉入地平线,我无力的坐在林叔叔的办公室,手和脚都在发抖,整个人像被抽空一样,脑袋也空空的。林叔叔给我拿了瓶饮料,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连饮料瓶盖都扭不开了,我低下头不看他的脸,说:两百块钱,这次可以给我了吧?林叔叔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千块钱放到我旁边的桌子上,他摸着我的头说:你别恨你叔,这是你爸要我给你上的一课。我猛的抬起头,窗外的流夕如火。chapter2:2011的隰县我第一次来到山西的小县城,方言连一个音我都听不懂,却还要一个人照看一个游戏厅。我爸吃完晚饭就走了,临走前说这两个月生意归我了,挣多少就拿多少回学校花。那一年,我刚二十一岁,在青春的末路上成了一个生意人。每天八点钟起床,吃完早饭后开门,整个游戏厅都是乌烟瘴气,脏话在屋子里来来回回,两个人一言不合就会立马搏斗。我穿着背心在柜台数钱卖游戏币,偶尔有高中生玩赌博机输了要求退钱,我抽着烟问:输了多少?他说:三百。我数三百扔在桌子上,说:下次你别来玩了,这里不欢迎你。结果第二次又来了,照样输个精光,又拍着桌子要退钱,我冷冷的看着他说:不是说这里不欢迎你么?他嬉皮笑脸的说:你把钱退给老子,老子下次再也不来了。我抄起旁边的凳子就砸过去,那小子两眼发白的躺在地上,脑袋涌出的血染红了一片地板,旁边的人连忙扶起他跑了。第二天晚上我正准备关门的时候,一群小混混冲了进来,拿起钢棍就砸烂了几台游戏机,领头的黄毛用钢棍指着我说:昨天就是你打我弟的,你他妈的挺牛逼啊,再牛逼个试试?我点上一根烟,问:你想怎么样?黄毛一棍子砸在柜台上,桌子被砸出一条裂缝,混混们都涌到我面前,黄毛说:要么你拿五万块钱出来,要么老子今天卸你一只胳膊。我说:我这里没这么多钱,要不我带上卡一起过去中街,我取给你。黄毛笑着说:也行。我去房间打了个电话,然后带上卡,锁上门,还没走到中街呢,我爸道上的朋友就赶过来了,每个人都拿着开山刀。那群小混混看见情况不对,连忙四散着跑了,却被逮住了几个,其中就有黄毛。我爸的朋友递给我一支烟,问:没事儿吧?我接过烟,觉得手有点发抖,强作镇定的说:没事儿。我爸的朋友问:怎么处理?黄毛和三个小混混被按在地上,脑袋都被人用脚踩着,我说:算了吧,反正也出什么事。我爸的朋友说:这种小混混是没脑子的,你不给他点厉害的,他不会长记性的,说不定你今天放了他过几天他还来找你。我深吸一口气,走到旁边的小摊上拿起一瓶啤酒就盖到黄毛的脑袋上,黄毛闷哼一声头破血流,月光洒在我的身上,我的影子无比狰狞。一个月赚了四万块钱,我把钱都存到卡上,买了一大堆吃的,那天晚上准备回去早点关门,自己听下摇滚庆祝下,不料还是出事了,两个男的抢着玩赌博机,其中一个光头把另一个推了一下,另一个就不爽的瞪着光头。两个人就用方言吵起来了,虽然我听不大懂,但是我通过他们的神情动作能够理解,大概就是:光头说:你瞅啥?那个男的说:瞅你咋滴?光头就说:你再瞅试试。那个男的说:试试就试试。然后抽出一把刀把光头给捅了,血留了一地,哥们也蒙了,不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把门封了,哥们长这么大第一次进局子。那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我说:我要打电话。一个长得欠揍的协警说:打你妈逼,给我蹲着。蹲了一夜,哥们腰酸背痛,我爸在当地的朋友把我保了出来,开游戏厅要有两条线,一条黑线给混混,一条白线给局子,这也没什么好说的,然后我爸朋友请他们喝酒,那时候那长相欠揍的协警给我敬酒:小兄弟,咱们走一个。我说:我不和傻逼喝酒。然后甩手就走,回去睡了一天。在游戏厅的不远有一个烧烤摊,我关门了就喜欢去那儿吃夜宵,烧烤老板的姑娘长得很水灵,身材也不错,每次给我上菜的时候肉都特别多,有一次我说:我忘了带钱了,要不你们派个人跟我回去取吧。那姑娘就说:我跟你去。然后走回去开了门,她说:看你年纪不大,还是小老板啊。我说:有志不在年高嘛,你不也是小老板嘛。她笑着说:我是不喜欢读书,我一看书就犯困。房间灯光很暗,我数钱数了半天,她就凑过来,我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她的脸有点红,然后用水灵灵的的眼睛看着我,然后我就把她压在了床上,她的身体还真热。此后我吃烧烤就免费了,她隔三差五的就过来给我洗衣服,经常有小混混喊她老板娘,她就红着脸笑。后来我歇业了一天,她带我到处去逛了逛,我给她买了几套衣裳,这姑娘要是在大城市,绝对要被不少富二代眼馋。到了最后,我要走了,她给我做了顿饭,她说:刘,我跟你走吧,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喝了一大口酒,没说话,我不愿做任何承诺,我对很多女人说过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也对很多男人说过操你妈,但是这些词都是我当时情绪的表达,从来没有实现过。她看到我这样也没吵没闹,抹抹眼睛陪我喝酒,那天晚上她紧紧抱着我,像个母亲亲孩子那样一次次的亲我额头。第二天一早我就走了,把存钱的那张卡放在她衣服里,回去的车上,看着倒退的风景,我怅然若失。青春的末尾,我成功的蜕变成一个混蛋。回到学校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和环境格格不入,学校的东西都太单纯了,无聊的让我动不动犯困。一年后新政策出台,禁止所有赌厅开设,后几年我们一大家族到哪就在哪倒霉,赚的钱基本上都折进去了,聪明点的转了行,固执的亏的倾家荡产。那个夏天,我忙前忙后几个月,没有得到一分钱,但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个晚上她留在我胸口滚烫的泪水。chapter3:2013的广州
共有评论 1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