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讲座动态 >
 
 

把中国功夫和奥运结合起来能写出什么脑洞大开的故事

时间:2020-05-17 14:21:50

1.“我才不管武术进不进入奥运会,只要你还是我洪家的人你就不能去参赛!”洪老太爷坐在太师椅上,面色潮红,手中的龙头拐重重的点在青石板的地面上,洪三跪在地上低头不语,其实他是心不在焉,看着地面上被震起来的灰尘,他根本没有在听他爷爷说的话。“我绝对不允许洪家拳出现在比赛场地上!”老爷子又用龙头拐点了一下地面,又一小股子灰尘扬了起来,在阳光下慢慢翻腾,像极了太极里的虚推。“爷,您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管这么多作甚,这不是一个让洪家拳展示的好机会么。”洪三抬头看了看爷爷,耷拉着的眼皮下,一双浅棕色的眼睛闪着无奈和慵懒的神色。“我说不行就不行!”老爷子话白的胡子跟着嘴唇一起抖动,嘴角的白沫子粘在胡子上老爷子也没发现。“用老祖留下来的东西给别人表演打擂台,成何体统。”老爷子拧过头小声嘟囔着,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国术练的人越来越少了,就连民国时期盛行的佛家拳已经到了落寞的边缘,只有整个佛家拳只有给集团看大门儿的老李头会了,有时候老李头到家来做客,和洪老爷子喝酒当然时候都暗暗的抹眼泪,说这门拳完了,除了自己这把老骨头就再也没人会了,老板若不是看他老来无依无靠,又会两手,不然都不会赏他这口饭吃,每每说到这,洪老爷子也是沉默不语。洪家原本是东北的大家族,因为1940年的战乱,被迫南下,辗转反侧,最终是在南京定居下来,靠着雄厚的家底在南京置办了两间中药铺和一间三层楼的大酒楼,到现在已经成了品牌了,所以洪家拳才能在南京生根。老爷子知道如果不把招牌挂出去就没人来学拳的道理,也知道现在已经不是那个“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但是作为习武之人骨子里的那点儿固执劲儿让他始终无法迈开这一步。“爷,您那边台片还有么?”抬眼看了一眼爷爷,洪三嘴角显出一种难以逐磨的表情,他姑且称之为——给个台阶下。“没了!”洪老爷子撇了他一眼,人与人之间奇妙的关系这时候就展开了。“爷,我一朋友能弄到关东的叶子,想不想尝尝?”洪老爷子眼神一闪,自打来到了南京,就再也没抽过关里的大叶子了,更别说是关东台片,要是能抽上一口正宗的台片,让他教两手绝活也愿意。“你少蒙我,现在就没人种台片了,就算种也不可能像我那会抽的台片。”老爷子总算是感兴趣了。“那是当然,现在很少有人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据我所知嘛,关外还是有人家种台片,而且是老树的台片儿叶子。”洪三从地上站了起来,老神在在的晃到了老宅子的门口,夕阳的阳光透过眼皮刺进眼球,他喜欢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太极张三丰有鸟不飞的绝技也不过如此吧。“小子有屁就放,跟爷这还卖关子!”老爷子是真心急了,一想五十几年没抽到关里的台片烟,牛奶一般浓厚的烟雾,掺了冰片、薄荷脑的味道,心里就一个劲儿的痒痒。“我这人朋友您也见过,李鸿,理事会的人。就上次他上家来,让您给打出去的那个。”“就是跟我说让你去参加奥运会的那个?”老爷子听出了点端倪,如果那个李姓的小子能弄到关里的叶子,那这事儿就难办了,毕竟是自己亲手把人家扔出家门的,如果他那真的有最好的老树台片,那可就亏大了。“就是他,您上次把人家撂出去之后他还给我捎了一小捆台片,说是礼数不周,不应该进门就提参赛的事儿,那一小捆是让您尝个鲜,尝的好了他还给您送更好的叶子。”“小子还挺懂事儿,知道我这把老骨头好这口。”一老一少相视而笑。“爷,我就知道您人老成精了。”“放屁!你好到哪去,小狐狸。”“那这么说您同意我去参赛了?”“哼!”2“下面即将出场的是来自南京的洪家拳传人,洪三,他的对手是来自北京的八卦掌传人,顾青。这一届奥运会是中国武术纳入奥运会比赛项目的第一届,全国报名的武师就有万人,在国内入围的中国代表队只有近二十人参加,这在单人项目中实属罕见,虽然其他国家也有武术团队参加比赛,但是在武术发源地的中国队面前就略逊一筹,美国队和英国队最先淘汰出局,韩国队和日本队能够留下的人数最多,但总共加起来也才十个人,中国队几乎和乒乓球一样,是队员之间的比赛。”“没错,这次参加奥运会的中国武术队真的是涵盖了中国千年武学的精髓,八卦掌、形意拳、洪拳、八极拳等等,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拳法重新展现在银幕上,不得不说是一大幸事。”洪三参加比赛已经两天了,洪老爷子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两个孙女一个孙子守在电视前看着洪三的比赛,连厨房里飘出来洪大妈最拿手的东坡肉的香味也勾不走他们。“如果三儿这场比赛能晋级的话拿下一场就是半决赛了。”洪三的爸爸,洪秦端着茶杯,杯子里的毛峰就那么征征的悬在淡绿色的茶汤里,不浮不沉,就像他练得一手硬桥硬马,雷劈都劈不动。“难说,八卦掌以柔克刚,洪家拳又是直出直入,给八卦掌克制的地方有很多,三儿如果不能在赛场上融会贯通的话很难在八卦掌下得什么便宜。”“爸,您别这么刻薄,三儿平常练功挺认真的,只要能正常发挥我觉得进决赛都不是什么问题。”洪丽丽给洪老爷子捏着肩膀,听到他这么说自己的大侄子自然要反驳一下。“我上个月从北京出差回来,跟顾家的二儿子聊过天,他们八卦掌的处境也不比我们强到哪去,一年也招收不到几个合格的徒弟。”洪天宝是洪老爷子最小的儿子,虽然武学没有他大哥和二姐那么精通,但是做生意确实一等一的好手,一对双胞胎女儿也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家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两个儿媳陪着婆婆在厨房里忙活,几分钟之后洪三的比赛开始了。“双方行礼!”带着白手套的裁判员站在场地中间喊道。“洪家拳,洪三。”“八卦掌,顾青。”洪三心里有些没底,几年前他在全国青少年武术大赛上遇到过八卦掌的选手,如果不时对方技不如人,洪三在那场比赛中就会被扔出场地,他对八卦掌还是有些心悸,但是他心里清楚,拳,如果在心里输了对方,那么就输了一大半的比赛,他必须在心理上和对方平起平坐。“不许攻击对方裆部、眼睛等要害部位,一次警告,两次下场。”裁判员倒是没有什么冗余的话,直截了当宣布规则。“我们看比赛开始了,戴蓝色头盔的洪三好像没有急于试探对方的意思,他知道八卦掌善于克制洪家拳这类的长拳,他很明智的选择了游走的战术。”洪老爷子听着现场的解说,“这解说员倒是懂一些拳法,比上一个女的好多了。”“您还是老样子,眼里揉不得沙子,您不是经常跟我们说要有容人之心么?”洪丽丽一直都喜欢逗老爷子,难得的是每次都能把老爷子的话给呛回去。“好好看比赛,不接我话茬是不是多张二斤肉啊啊。”老爷子也是习惯了,但为了自己的面子,他还是要动用一下自己的“权威”。洪三不知道几百公里之外的家里发生着什么,他只知道现在他必须要试探一下对方了。“想要克制想八卦掌,八卦刀这类以八卦或者太极为基础衍生出来的武术,比较好且实用的办法就是快。”他一直记着爷爷说的话,那场比赛过后他专门针对八卦及太极做了相对的训练。几个来回的试探下来,对方都接下了他的几下直拳,严密的防守让洪三有些郁闷,他得找到一个突破口,不然这么耗下去对自己不利,原本的八卦掌擅长偏门抢攻,但是顾青好像不急着攻击自己,他也在找自己的破绽。“对手很稳,三儿这回有点难办了。”虽然洪秦稳重,但是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赛场上他也有些热血沸腾,如果能透过电视机跟儿子对话的话,也许他能帮儿子打破这样的局面。“洪三出手了!两记直拳直接打在顾青的手掌上,看来洪三想用速度赢和力量来弥补技巧上的克制。”解说员把话筒喷的满是唾沫星子,武术选上奥运会比赛项目就意味着中国又多了一项可以囊括金银铜三块牌子的项目,就像乒乓球一样。通常解说这样的比赛才最有意思,谁愿意看一边倒的比赛呢。“破绽!”洪三抓住了一个空档,右拳虚晃一下,顾青下意识的侧脸躲过这一下,没料到洪三左拳化掌一下推在了他的腰上,这一下让顾青有些难受了,洪拳这样的直拳有这样一个说法:“半步崩拳打天下。”洪三用崩拳的力道打出了一掌,顾青觉得自己右肋下阴阴的剧痛,但是现在主动权在洪三的手里,除非他再挨一下或者躲过洪三的攻击,才有可能吧主动权重新拿回来。在洪三连续的攻击下,顾青有些疲于接招,没有还手的机会,这样一来洪三就直接拿到了第一个赛点,一时的疏忽大意让顾青吃了一亏,不过好在比赛采取三局两胜制,如果自己拿下下一场比赛的赛点,那么还有的打。中场休息时间。“师父。”顾青把护盔摘了下来,面前的中年人双手抱在胸前,头上的发髻跟一身运动装显得有些不搭,但是脸看上去有些脱俗的清高。“嗯,辛苦了。”顾连江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等到身边的工作人员走开的时候,顾青有些耐不住了。“叔,那小子的路子不像是长拳,倒和咏春那些短打有些类似,您怎么看?”父不教子,这是武学这一行不成文的规矩,虽然顾青的父亲是北京什刹海八卦门的掌门,但是顾青还是师从了父亲顾连海的弟弟顾连江。“洪三是块材料。”顾连江一直盯着场地对面的洪三,都没看一眼自己的侄子,顾青知道师父这是起了爱才之心。“他能随机应变,拳路已经熟记于心,他没有使用他们擅长的铁线拳和十形拳,采用的是贴身短打的技巧,你和他是第一次交手,能让他占一次上风我也并不奇怪。”“你一定想问我下一场比赛要怎么打对吧?”顾连江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侄儿。顾青放下水瓶点了点头,“跟着他的节奏来,他用短打就拉开距离,出长拳就用罗汉手折他。”顾连江盯着顾青看了一会,“现在知道了吧,过手如登山,如果不是参加这次全球性的比赛,你还不知道除了什刹海,南京还有这样的拳师吧?等比赛完了你要用心练习,像他一样,只有把拳路铭记于心才能做到游刃有余。”顾青抿了抿嘴。“三儿还是不错的嘛,有两下子。”洪大妈端着一盆东坡肉从厨房走出来,作为南京城数一数二老中医的她深谙传统的烹饪之道,少量的中药材能让食物变得更美味。“我在厨房里都听见了,三儿赢了一个赛点了吧。”看着自己的孙子在赛场上生龙活虎,洪大妈和家里人一样欣慰。“那还用说,我教出来的徒弟能有错吗。”洪老爷子对于夸自己或者夸孙子的话从来都是越多越好。“你少嘚瑟吧,让点位置,我也看看大孙子。”全家唯一能够治得了老爷子的就是洪大妈了,练拳的人少不了骨头上或者肌肉上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年轻的时候洪老爷子就经常上洪大妈的单位去买中药或者做推拿,也就是那会认识的洪大妈,后来成了两口子,老爷子忌惮大妈一手推拿的绝活,他总是说:“我那老太婆能把我胳膊卸下来还不带眨眼的。”“中场休息结束,我们看到双方选手重新站在场地上。”解说员的声音让全家人把精神集中在了屏幕上。顾青死死的盯着洪三,他把所有精神都集中在了他的动作上,只要能够捕捉到他的动作轨迹就能找到他的破绽,顾青同时也采取了游走的战术,尽量不让洪三近身,长拳是洪三的长项,但是克制长拳同样也是顾青的长项。“两腿形似剪,行步如趟泥”这是八卦掌的基本步法,洪三也发现了顾青的变化,他也变得谨慎了起来,谁知这正好中了顾青的下怀。正常的试探之后,洪三有些纳闷,顾青还是像第一局一样防守,没有什么变化,越是这样洪三觉得他的对手越危险,正当他犹豫的时候,顾青出手了,单换掌加双换掌的连环攻击让洪三知道了什么叫偏门抢攻,顾青的掌每次都会切到自己的关节,每次攻击都会让洪三泄力三分,他根本捕捉不到顾青的动作,好像他的动作根本无章可循。有劲使不上的感觉让洪三慢慢开始着急了,殊不知顾青就是要让他着急,为了达成目的顾青都用上了七十二暗腿,上面十八趟罗汉手,下面七十二暗腿,把洪三的节奏完全打乱。虽然洪三做了几次有效反击,得了一些分,但还是让顾青抓住右手,一记侧身摔摔倒在地,第二局算是顾青扳回一局。“这笨小子!跟他说了跟打八卦的人过手不能被近身,这小子怎么就忘了!”洪老爷子看见孙子败了一局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家人都知道,老爷子还是一心系在洪三身上。“打得不错,就按照这样的路子去打,最后一场把他比下去后面就是你得主场了。”顾连江对侄儿在这场比赛中的表现相当满意。但是顾青自己知道,这一局是他抢攻,如果让洪三找到破绽,他不一定能赢这么轻松。在顾青心里,他还是对洪家拳有些了解,他听说过洪家铁线拳的威名,也听说过江湖上的“金刚手”洪殿荣,他总觉得洪三对自己的实力有隐藏。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隔着赛场对视,洪三那边只有他一个人,顾连江早就闪到了一边,他不想因为着自己打扰两个年轻人气势上的对决,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淡淡的肃杀。“最后一场决胜局,这两位青年选手之间的比赛已经进入白热化的阶段,两个人的技巧不分伯仲,一个是代表着北拳的八卦掌的大弟子顾青,另一个是南拳的代表拳之一洪拳的唯一青年继承人洪三,两个年轻选手之间将会有什么样惊艳的表现,观众朋友们,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洪三站在场上,他很平静,也很痛快,除了自己的爷爷,他很少跟同龄人交手,这次没想到让他遇上了这么强劲的对手,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爸爸说的话,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洪三突然很喜欢这种被逼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个金矿一样,他才摸到这一条矿脉的冰山一角,就算输了这场比赛,他也会大喊一声痛快。如果顾青能看到自己的眼睛,他一定惊讶于自己眼中的兴奋,不,应该说是狂热,他自幼虽叔叔习武,至今已经有二十年了,期间除了正常的学习之外,他所有剩余时间都是在木人桩前度过。什刹海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他敢说在什刹海的年轻人中,没人能够在技术上平起平坐,但是今天他遇上了这个姓洪的小子,若不是他在技巧上胜他一筹,他早就被扔到了擂台一下。“过手如登山。”不知道为什么,顾青脱口而出这句话,他好像是下意识的说出来。洪三怔了怔,左手抱拳,“一步一重天。”两个年轻的拳师之间好像达成了一种默契,但他们才相遇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可能这就是心心相惜吧。“比赛开始!”裁判员手掌下切,好像切断了两只野兽身上的绳子,两个人谁也没有相互试探,两个人的步伐惊人的统一,右脚前踏。洪三赫然看到了顾青使出了一记崩拳,他难以置信的抬头,却看到顾青张嘴喊道:“三儿!”3“三儿!”洪三像是被电打了似的,眼睛一瞬间就睁开了,他没看到顾青的崩拳打在自己脸上,他看到的是自己的爷爷,老爷子穿了一身黑色的素衣坐在凳子上,一双圆口便鞋,他把最喜欢的烟袋拿在手里,黝黑的乌木烟杆被透过窗户的阳光照得锃亮。“我上一次来北京已经是二十年之前的事情了。”老爷子抽了一口手中的烟袋,翡翠的烟嘴挂着一小捋奶白色的烟雾,洪三愣愣的坐了起来。“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来一次北京,而且还是陪着孙子一起来参加奥运会。”房间里除了窗外不知名的小鸟啾啾的叫声之外就是爷爷手中白铜的烟袋锅子里燃烧的烟草的刺啦声,洪三觉得有些恍惚。“我刚从奥组委那边拿到今天的比赛安排,跟你过手的可是大牌头。”洪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孙子,他说话的时候,烟雾从他嘴里有节奏的慢慢飘了出来。“八卦掌,顾青。”“你怎么知道?”
共有评论 1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